搜尋文章

[旅遊] 阿姆斯特丹知名同志俱樂部 Club Church 阿姆教堂+佔屋者遊行

  • 04 Nov, 2019

[旅遊] 阿姆斯特丹知名同志俱樂部 Club Church 阿姆教堂+佔屋者遊行

 
阿姆斯特丹跟柏林一樣是國際大城市,卻完全不一樣呢。今年來德國看成人展後,決定到不同的城市走走,有豐富性產業歷史,印象中也是非常多元開放的阿姆斯特丹,當然是大目標。畢竟還有各種合法的花草可以用,在來之前就已經充滿想像,非常期待。




來到阿姆的第一晚就跟朋友用了大麻(台灣大麻合法化最近在立院也有公廳會),唔,無感,倒是在cafe裡跟坐旁邊的美國人聊得很開心。剛好我來的這一週是電音派對週,整個城市像瘋了一樣的擠進世界各地來的人。


我還選了不是最初階的,結果!!! 賠錢貨啊,槌心肝!

隔天和朋友興奮的嚐試了松露,同樣的吃法、品種和份量,同行的朋友很有感,但我一點感覺一樣也沒有!!! 說好的小精靈呢! 說好的光線、形狀和重力改變呢!!! 嗚嗚嗚我真的是十足的賠錢貨。



一提到阿姆斯特丹的同志場所,每個人都直覺的跟我說,那就去Club Chruch 吧。週三晚上是全裸之夜,但因為還有其他的活動就沒有去踩踏,所以選擇參加了週五的內褲之夜,聽同行的友人說週五的人更多,年輕人也比較多。



阿姆其實算是個不夜城,加上歐洲人的生活節奏和亞洲人很不一樣,很多活動都很晚才開始。剛好週五晚上去音樂廳聽了一場管弦樂團,從八點開始,大概十點結束。接著,Chruch的活動從十點開始,聽完音樂會晃過去,剛剛好。


可能照片上同一批人從年輕玩到現在!

有去週三內褲之夜的友人有提醒我,長者不少。這裡的長者跟台灣會去三溫暖的長者又不太一樣,年紀雖然也有,但每個都是活力十足,很自在展現自己身體,跳舞、喝酒、玩在一起。另一位友人說明,可能是因為荷蘭的同志運動算是「早台灣二十年」,整個社會氛圍是不一樣的,二十年前就已經出來走跳,直到現在。

網路圖片

Chruch在輕軌附近,滿好找的,我大概十點半左右晃進去。門口有一位保全,只是嚴謹程度跟柏林是完全不一樣。進去之後付完錢12.5歐(每次活動的價格都不太一樣),他會給你一個衣架,然後你把衣服都脫光之後掛在衣架上再給工作人員他會幫你收好。之後就可以進去探險囉!

官網圖片
整個空間是一樓平面、一樓半的樓中樓和地下一樓。同時塞個80-100應該沒有問題。地下室是廁所和暗房,樓中樓也有個角落,有吊床和一些空間,大家都在做愛。牆上也都有滿滿的保險套、潤滑液以及衛生紙。有的時候就會看到年輕小twink就自己抹上潤滑液,直接坐上已硬的大屌,也是滿刺激的!

地下一樓的暗房真的滿暗的,走過很多人站著的長廊,就可以進到房間,進去的時候已經有不少嗷嗷待哺的屁股趴著跪著等待大家的臨幸。

相較於柏林,不知為何church的暗房給我一種不舒服的感覺,有一種不太乾淨感和氣味,有點興奮不起來。後來想想,柏林的肉體實驗室不見得比較「乾淨」啊畢竟人家一週都有一天屎尿活動,但卻不會讓我有這種感覺,我猜可能是空間比較小的關係。

一樓大廳有個吧台,放著跳舞的電音。我繞完一圈,看了幾場交合,回到一樓點了一杯酒。問題來了,他跟柏林的不一樣,不是用手環掃描,那錢放哪裡呢!

我發現眉角就在這裡,許多人是放在長襪裡啊! 不用很長,只要高過腳踝一點的就行。有些人是穿比較緊的內褲,當然也可以,但若找零錢也是有點兒麻煩。有些人的臂環有小口袋。不過還是塞襪子是最合適,也相對安全。建議大家來玩可以穿運動長襪,也是滿性感的。

一邊喝酒一邊跳舞,然後跟四目對到的人打招呼。大概被請了一個shot和一杯調酒,不過大家都是聊聊天,可能是對我這種類型的亞洲人覺得新鮮吧。


這種類型的真的很優! 想吃!!

亞洲人一樣相對是少數,有些東南亞裔反而特別的活躍,就是那種瘦瘦骨架比較小,很會扭跳很很起勁,也有很多白人很喜歡,一下子就一起跳得很開心。

整體大家的身材滿多元的,練得很主流的有一些但不多,也有熊、肉熊,多的是瘦高沒刻意在練的身體。觀察了一下,我覺得體型在這裡不見得是得分的條件,更多的是互動和個性,如果主動一點,大家都滿能玩在一起的。

這樣說好了,如果你把這裡當三溫暖,想要直接用手試探,若你不是對方一見就中的類型,很容易被拒絕擋開的。但若你是過來打個招呼,大方的聊起來,那往下發展的機會就會高很多。

可能是一開始對暗房的印象不太好,後來又不小心喝太多,整個人茫茫醉醉的就想要離開,我大概待了兩個小時,快一點的時候人真的越來越多,還不斷的湧入。

老實說,整體上我覺得柏林真的比較好玩,氛圍上也比較好。太白的地方還是讓人有被隔離、忽略的感覺,即使可能沒有人真的對你怎樣。

Club Church
facebook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clubchurch/



隔天和住這裡一段時間的朋友聊天,剛好也參加了他們一年一度「佔屋者」的遊行活動,才知道,原來荷蘭有更多豐富多元的性少數活動,但都不會出現在Church這種太「乾淨」的地方。



很多更好玩的派對會辦在無政府主義者們佔屋運動的空間,有很多酷兒活動、文化性的、性愛的都有,能量非常的豐富,也是社群間的互助協力,例如會有xx party收到的錢會支助特定少數族裔的性少數。


朋友也提到每一年阿姆斯特丹的遊行也非常的「無聊」,他們的遊行並沒有任何的政治上的訴求,花大錢坐船游河,大家打扮得漂漂亮亮,並沒有試圖更進一步的對話,或看到不一樣的性少數處境。

所以他們今年有一些比較radical的性別運動者,買了一堆彩虹獨角獸的游泳圈,想要在花船經過時拋下,然後人再跳進去試圖作一些阻擋。沒想到還沒有拋下,所有的彩虹獨角獸都被警察給收起來,滿滿一車沒消氣的獨角獸泳圈,那個畫面也是又氣又好笑的。



總之!!如果下次還有機會到荷蘭,我可能不會選擇去Club Church,會探尋一些更在地和有能量的「活動」參加,若是要玩性愛派對,我可能會乾脆飛柏林啦。(遮臉)


[遊記] 柏林 Lab-Oratory 肉體實驗室